搜索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太阳能光伏发电的自述
太阳能光伏发电的自述
日期:2021-06-17

自从太阳能光伏发电诞生以来,一直有争论和质疑。本着自洁的原则,我也没有出来辟谣。但现在,我已经变成了一张名片。少数人还在听谣言。我坐不住了。有几个真相我须在这里说。

1、无污染

说到光伏行业,有人认为是“高污染、高能耗”的行业。许多自媒体对光伏晶硅组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量污染物大肆炒作,与绿色发展的初衷背道而驰。

但我们须承认,污染和污染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如果污染物不处理,就会造成污染;反之,如果依法处置,则不能称为环境污染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只要能达到排放标准,就算是“无污染”。

太阳能光伏制造业主要包括晶硅提纯、硅锭芯片、光伏电池和光伏组件。晶体硅提纯:从工业硅粉中提取太阳能级晶体硅,然后将硅晶体切割、蚀刻和清洗,印刷电极制成光伏电池,然后封装成光伏组件。所谓“高污染”,主要就是针对这个环节。

但从实际情况来看:目前结晶硅的提纯是基于改进的西门子工艺,生产中会产生副产品四氯化硅(高污染、剧毒废液)、氢气、氯气等。过程。如果直接排放四氯化硅,在潮湿空气中会分解成氯化氢,造成环境污染。而我国硅生产企业已经实现了改进西门子法的闭路循环生产,实现了“可控回流”,从合成到精馏,从还原到尾气分离,实现循环利用。因此,太阳能光伏制造高污染的理论没有事实依据。

2、我不是垃圾电

几年前,在绿色能源这个大家庭中,风电、光伏被贴上了“垃圾发电”的标签,被很多人误解。原因是大型地面太阳能光伏电站弃风弃光。

弃光是指光伏发电产生的电能无法接入电网转化为电能。造成问题的原因主要有3个:光电随机间歇输入对电网的影响、光电逆向调峰造成的调峰困难、光电资源与负荷区错位。

在光伏发电的实际应用中,发电量受太阳光的强度和角度的影响,尤其是面对不同的气候和季节。以西北地区的大型地面光伏电站为例,这些电站产生的电能在输入电网时,会出现一些问题,如随机间歇输入对电网的影响,通过调峰等方式增加调峰难度。在原有的电网结构中,动力端的负荷变化是不可控的,由相对可控的发电端来调节。但加入风电和光电后,发电端成为不可控输入,进一步加大了对电网稳定运行的影响,增加了调峰难度。

此外,光资源丰富的地区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北部,而华中和东南地区则相对较少。用电量大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的江浙粤地区。日照资源丰富的地区与用电量大的省份不重合,给电网的整体控制增加了难度。因此,有些光电器件没有接入电网,从而产生误解。

几年前,光资源丰富的西北地区“弃光”问题也比较突出。据能源局数据,2016年上半年,西北地区光废弃量达32.8亿千瓦时,光废弃率为19.7%。其中,新疆、甘肃光伏发电运营难度大,光弃光率分别为32.4%和32.1%。 2016年一季度,新疆的光报废率甚至一度达到52%。

2020年二季度光伏发电利用率98.6%(风电利用率96.8%),全国弃置光伏发电10.3亿千瓦时,同比减少24.3 %(弃风发电量39亿千瓦时,同比下降36.2%)。

特别是大力推进分布式太阳能光伏电站的开发建设。全国已有超过百万户家庭安装了户用光伏电源,越来越多的太阳能光伏电源接入电网。光伏绿色电力走进千家万户,光伏垃圾发电的标签是时候摘掉了。

3、我真的可以帮你赚钱

央视财经曾报道过这样一个案例:浙江宁波某企业安装屋顶光伏电站,19年投资700万元,每瓦4元多。如果在几年前投入至少两倍的资金,项目建成后,不仅可以节省购电成本,还可以节省多余的电力和收入。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,太阳能光伏发电装置的平均寿命为25年。按年收入105万元计算,预计6年可收回成本。在他们村收回成本后,他们还能有近2000万元的收入。

根据行业预测,2021年有补贴的可能性很大,但即使没有补贴,中国大部分地区也拥有负担得起的互联网接入经济。

4、我真的可以用25年

太阳能光伏电站始建于1983年,至今已有38年的历史。起初安装在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元子察乡,以解决该村的用电需求。当电网线被拉到村子里时,它也完成了它的使命。几经破坏,现在在甘肃自然能源研究所,还在发电!!!

当它使用了 29 年时,研究人员测试了它的威力,平均下降了 16%。光伏组件衰减小于20%!